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西门柳上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11月, 2005

我的blog移师新浪了

????????http://blog.sina.com.cn/u/1083439585
????????我的新blog
????

西门柳上,雄性动物,BLOGGER,80写手+年轻实力派策划人,雨山工作室选题总监,大四,闻一多老乡,正在进行时:经商\读书\写书\策划\办杂志/能够非常风格/后果发生眼,擅长武器:双节棍,主编有系列杂志书《up势力》(时代文艺出版社),即将由出版小说《我就是火影忍者》。个人主页:http://hanyinbo.tianyablog.com, 邮箱:hanyinbonicai@163.com
生活与写作:化身千万
1. 写作是一种从小就开始养成的习惯,还是后来什么触发了你,让你走上了这样的一条路呢?
柳上:21世纪人人是作家。首先文字是人类最基本的概念元素,世界上的很多事物都是通过文字来呈现的,因此,对于我来说,写作并不等同于文学,我想通过写作化身千万,在各种各样的文字里,我体验着各种不同的人生况味。不久前著名旅美美术家,1999年麦克阿瑟奖(世界天才奖) 获得者徐冰先生在加盟邵忠先生新作的《生活》杂志时有一句话说得好极了:“触碰文字既是触碰人类思维之根本。我们这块地里的东西希望能给人们的思维带来一些新的东西。”而当我认识到这个之后,我常常不愿把我看作是简单的写作者,所以也就无所谓这样一条道路了,由是我更乐意的当我是个创意人,希望能对生活以及别的什么提供自己独特的创意。
2. 都看哪些类型的书呢,它们会直接影响你的写作方向吗?
柳上:一向就是什么书都看。不过最近看书的兴趣有所转移。我总结过我近期买书的三个方向,那就是:
????1.对于我来说的新知和作为雄杰者的大视野(演绎思维,创新,尤其关注作为某种推翻旧知的新知)
????2.透视的眼光,远见的卓识,破釜沉舟的激动人心的勇气(出自尼采的视觉主义+福柯x光式的去蔽,运筹帷幄的前瞻,决胜千里的规划)
????3.资料的收集(那些以破坏为建设的力量,知识青年与任何层面的革命:提供异议,达达与垮掉的一代,魏晋风骨与对人的品鉴,纳粹的人性与政治之黑暗,以小见大的策划与化腐朽为神奇的资源整合,传媒与电影与娱乐,心理学与伦理学的交织或者说交战)至于影响,主要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并不直接,还有,哪有什么写作方向,如果有,那还不都是我的方向。
3. 做一个文学社的社长,对写作有没有什么帮助呢?那时候你怎样安排时间,协调自己的工作,学习,与写作的的呢?
柳上:呵呵,首先我不当文学社社长已经很多年了,那是大二时候的事情。当社长对写作没有直接的帮助,但当社长使我学会了依据现实法则办事,写嘛,想写就写,依据想象构建世界。工作,写作与学习没有什么好协调的,为了我所喜欢的,当然牺牲我所不喜欢的,也就是说学习管他娘。
4. 写作的过程,曾经有人说一定会夹杂自己的一些东西,有的是经历,有的是情感,你更多的是什么呢,或者你可以说我只是纯粹地写作?
柳上:纯粹的写作?不存在吧。就是存在我也不向往。我认为写东西这回事,对于过去几千年来说主要是往深度上发展,一是探索那可以穿透历史跨越民族的种种人性,二是描述美和道德的种种可能的存在,三是挖掘文字本身的所蕴藏的种种形式。但是对于现在来说,我认为变了,写东西主要的目的应该一是展现人类丰富多彩的生活背后的丰富多彩的体验,二是对快速变化的世界做出快速的解释和记录。
5. 现在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还有着正常的作息规律吗?
柳上:状态只能说还好吧,现在特别怀念那种兴奋的感觉,不过我既不沮丧,也不绝望,比乐观者悲观,比悲观者乐观,如此而已。什么是正常的作息规律?若说朝九晚五是的,那么颠三倒四为什么就不是?一句话,习惯就好。年轻人嘛,在人生的某一阶段对待生活的态度应该是――玩命,你说呢?
6. 你有一个“雨山工作室”对吧,这个工作室的成立可以代表你现在完全在做一个你几乎是完全摒弃了自己的专业学习在做这样的一件事,写作有这样的魅力吗?
柳上:不是我的“雨山工作室”,他是属于时代文艺出版社的总编韩雨山,我只是兼职选题策划。写作没有那么大的魅力,所以我写得并不是很多,除了第一部小说《我就是火影忍者》算是完稿外,另外还有两个长篇小说都早已经动工,但是还没有完成,最近准备写完其中一个。我大量的时间主要是阅读和想象,阅读,很少是文学;想象,大都是空想,呵呵
7. 如果可以这样说,你已经完全放弃了你的专业在从事另外的一些事情,那么大学生活对于你的意义是什么呢?
柳上:你这么一问,我再细细一想,觉得大学生活对我的意义还真是不大,因为我所学专业的成绩非常糟糕。不过我记得小布什回母校耶鲁演讲时曾经调侃道:若你在学校的成绩都是C,没有关系,因为你有可能成为美国总统;若你不能完成学业,也没有关系,因为你还有可能成为副总统。(小布什在大学的成绩不怎么样,而副总统切尼还退学了。)所以我想,各人自有各人的路要走,只要你想明白了你要得到的究竟是什么,那么就没有必要非在大学这一棵树上吊死。我想,我是知道了自己想要些什么,目前又能要些什么,所以我是刻意放弃我的专业,而努力走我自己的路。
8. 据我的了解,你的社交很广,包括文学这个圈子里很多人,还有很多的商家,媒体等等,你是有意识地要接触比较多的人吗,你觉得交际面逛是一种生活的必须,抑或只是你个人性格的所向?
柳上:《时代人物周刊》的口号是“和有价值的人在一起”。我觉得只有交际面广,与五湖四海三教九流的人打成一片,才可能批沙拣金,结交到更多有价值的朋友,而人生就是与价值共舞,所以呢,既可以说交际面广是一种生活的必需,也可以说是我个人性格之所向。而且人与人的差异真的是很大很大,进入他人的世界看看,对丰富个人的体验也是大有益处的。
9. 你现在对未来有什么构想吗,或者你觉得是应该抱着多一天算一天的想法呢?
柳上:恩,我有很多的梦想:25年内成为最有才华的亚太区执行总裁兼CEO ;20年内拥有自己私人律师、保险顾问、私人家庭医生、私人管家、私人武术教练、理财顾问、投资顾问 150万;25年内拥有自己的投资公司 5-10亿;30年内将自己的公司列入全球500强之一;10年内找到全力支持自己事业和家庭的太太;15-20年内给父母一辆宝马车 70-170万。哈哈,这些梦想只是我想博人一笑的噱头,亦真亦假,若以后有幸都能成真,那么这就是“天道未必酬勤,懒人自有懒福”;如果一一落空,也没有关系,这就证明我至少还是个做白日梦的专家,难道不是吗?


“80后”旋涡
1. 现在很多人们口中所谓的“80后”写手都很排斥这样的字眼,你呢,你也属于这样的圈子,你是这样看待这样的定位的呢?
柳上:80后其实是一个已经过时的概念,你不觉得“80后”的概念主要侧重于80后写手们,面太狭隘吗?怎么说呢,其实我当初也为“80后”横空出世一阵莫名的兴奋过,但后来便越来越感到这个概念的炒作大于一切,缺乏文化内涵上的支撑,注水太多,被污染了,恐怕出自唯恐天下太平静的媒体和某些圈子里的既得利益者的一个心照不宣的合谋。(有兴趣的话可以在网上搜搜很久以前写的一篇文章《我的2 0 0 4――精神事件的目睹:从“80后”到“后八十”》参看)但不管怎么说“80后”本来作为一个非常有潜力的概念,有望成为产生巨大历史推动效应并深入人心的新名词,很好很好,正如尼采所说:“什么是创造力?即是去观察尚未被命名,或者为大家所目睹却无法指出其为何物的东西,由于人们往往是被引导的,故而唯有名称才能使意见东西成为‘可见的’”。80后正是这样一个很好的命名,只是它由于一些原因它却阴差阳错地令我们失望了。不过我仍然认为我属于80后群体。
2. 在你看来“80后”的特质是什么,迎来那么多的赞美,也没少批评讽刺,缘于什么呢?
柳上:关于80后的特质,我赞同藏花的一段话:“他们比上一代更直接,没有历史负担,只希望对自己负责,他们毫不掩饰对名声和金钱的渴望,他们偶尔为之的天真显得虚伪,在利益面前象成年人一样赤裸裸,他们是有毒的牛奶,他们前途远大。” 迎来那么多的赞美,也没少批评讽刺,这种现象很简单,借用中国的一句古话概括就是“名满天下,谤亦随之”。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难道不都是面临着这样的尴尬吗?
3. 你给自己在这个圈子里的这些人里是怎么样定位的呢,你觉得自己能够立足的优势是什么?
柳上:在写作上的定位或许是:与胡坚,田禾并列为武汉乃至在湖北青年作家群体中的三剑客,然后徐徐图之进军全国。我觉得我立足的优势是我不认为我有什么劣势,所以呢?我的当务之急是需要自己不断地去寻找到某些机会。
4. 你在“80后”中有欣赏的写手吗?他是什么可以吸引到你呢?如果让你来对他做个评价,你会如何说呢?
柳上:当然有,我一直认为能欣赏别人才能更好地欣赏自己,所以为了能更好地欣赏自己,我会毫不装逼地说我不仅欣赏他他他……,我还欣赏她她她……比如胡坚,聪明得能有意识地自己欺骗自己,不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人能够自己欺骗自己,但是他们并不自知,然而胡坚自知。他不幸以文字成名,其实他在别的许多方面所体现的才智远在他的文字之上(80后中许多人都这样),真的,他世事洞明,极具见识,他曾认为一切问题都是智力问题,可是以他的智力,他却一直不能解决他宿舍脏乱之问题,让人不禁觉得胡坚是只高明的狈,若无群狼与其为奸,要想兴风作浪,一个字:难。我还很欣赏春树,且简评之:不简单,绝不简单――也就是说丰富,她丰富得可任你阐释。
5. 我近来听到一个词“‘文学自觉’的写作态度”,你对这样的词怎么看待的呢,你觉得自己拥有这样的写作态度吗?在这点上,你觉得和你同称为“80后”的这些人中,谁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
柳上:晕死滴说,我对你的这两个问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写作态度是:东拉西扯、言不及义、逮谁灭谁、相当刻薄。但是就怕做不来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