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西门柳上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10月, 2005

读杂志的技巧

????现在的方法是先仔细阅读一遍杂志目录,首先是可以熟悉杂志的内容安排和分配,是节约阅读时间的关键。而且杂志的目录一般会列出本期的重点文章和简短介绍。用笔把感兴趣的文章和专栏划上记号,并先从这些做记号的文章开始读。
????
????摘要和标记 - (工具: 立可贴, Post-it标签 )
????在阅读过程中对文章进行适当的摘要和标记能够令阅读有更大的收获,在这里主要使用的工具除了荧光笔还有立可贴以及立可贴标签 (post-it是否叫做”立可贴”?)。最主要的摘要对象包括一些数据,总结,观察,根据各自的需求进行摘要。 同时通过使用彩色标签按照自己的方法进行分类和归类。彩色立可贴标签有红,蓝,黄,绿四种颜色,按照自己的方法分别用表示
????1. 红 = 中国相关
????2. 蓝 = 科技相关
????3. 黄 = 商业相关
????4. 绿 = 创新,想法

星期三, 10月 19th, 2005 未分类 没有评论

许知远自序:什么令我们与众不同?

????多年以来,我始终未能培养出清晰的推理与写作的能力。每当坐在电脑前时,一大堆彼此矛盾的思想与人物就争先恐后地涌到我的头脑中,他们相互战斗,迫不及待地宣称自己的领地,然后匆忙地和达成和平协议。我是如此喜悦地读到英国人沃尔特?白哲特在1858年给未婚妻的信件中写的这样一段话:“无论是合情合理还是无意义的荒谬,假使要我一直坚持一方的话,我都会感到厌倦,我喜欢随心所欲地来回移动。”
????   尽管如此,写作的目的之一仍是为了他人表明自己的立场与准则。繁复会增加阅读时的想象力,更清晰的线索有助于你对问题更深入探讨。我需要对于这本小册子的主题作出相对简要的说明。
????   写作这本小册子的出发点是,中国正在变成一股改变世界的力量,中国是我们时代最时髦的话题。如果说中国崛起的趋势已不可更改,那么我关心的哪一个群体将在这个崛起过程中扮演关键性的角色,他们拥有怎样的性格特征。我选取出生于1971年―1979年之间作为一代人,因为年龄决定了他们恰好要是未来20年中国的主要建设者,很有可能,他们的成熟的过程,恰好是中国在历经150年的落后之后,重新获得领导性地位的过程。
????   这当然是个不够严格的定义,你可以很轻易的辩解说,这一代人除去年龄相近之外,没有什么共同点,你也可以说,全球化与信息革命,早已打破了年龄与地域的界线,不同年龄阶段的人面对着同样的世界,这是一个按照个人的志趣来划分群体的时代,由于都喜欢伍迪?艾伦,一个身在纽约的50岁与一个17岁的上海少年,他们可以毫无障碍的交流,彼此间的亲密程度可能比他们各自的同龄人都要多。但我要说明的,在一些最为本质的问题上,特定年代的历史事件与价值观,仍深刻地影响着对应的一代人,他们可能对此忽略不知,但最终都可能是这些事件的俘虏。
????   对于我这一代人,我最深刻地感受除去所有人已经描述的更为个人主义、更为全球化的特质,还有纯真的丧失。我们成长在一个经济至上的年代,我相信过分的物质主义与实用主义已经毒害了一代人的头脑。由于一些特定的历史事件,当我们成熟的时候,我们可以选择的道路其实非常单一,我们的语言与思考方式都明显受到一种过分嘲讽的社会气氛的影响,在年轻轻轻时,我们就变得事故非常。在整整一代人中,我们难以找到纯真的理想主义气质,理想主义常常被理解成因为无知所带来的情感冲动。
????   我始终坚持一个朴素的信念,如果我们的国家真的试图达到几代人渴望的崛起,那么未来几代的中国人就必须表现出对应的精神面貌。中国20世纪80年代的知识分子用“文化决定论”来解释一切是单调的,但我们今天面对的现实是,在谈论中国的种种话题中,我们似乎很少谈论的人的因素,我们完全忽视了文化与社会风尚的作用。人要么就是廉价的劳动力,要么就是消费者,我们时代精英们谈论的是理性的数字,是煞有介事的预测,是钢铁与石油的消耗量……我们似乎很少谈论,我们需要一个具有远见与行动能力的群体的出现,他们能够超越眼前的利益,为更长远的未来作出考量。我渴望,我所定义的这一代人能够拥有这样的素质。
????   这本小册子试图涉及却缺乏足够能力来展现的第二个主题是,中国的崛起与历史中其他国家的崛起有何不同。中国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经历了繁荣――衰败――再兴起的过程的国家。而且我们正遭遇信息革命的浪潮,与前两次浪潮一样,新浪潮将可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改变世界的力量格局。而中国与日本或是亚洲四小龙不同,她所进行的不仅仅是一项追赶的游戏,新技术革命可能使她完成跳跃式的变革,而她过分庞大的体积,则是这种跳跃变得更富戏剧性,谁也不知道一头座头鲸在游泳池中突然跃起时会是什么景象。她如何进行跳跃,却是个人人都无法说清的话题,我渴望在下一本书中能够更为详细的探讨。
????   什么令我们与众不同?不管对于一个国家,还是一代人,或是一个个体,这都是一个不断被提出却永远迫在眉睫的问题。显然,我没有给出足够信服的答案。但费正清在《伟大的中国革命》的前言中的一句话减缓了我的自我怀疑:“每一代人都学会了他们要扮演的最后角色,无非是当下一代人进门前用脚踩踏一下的垫子;这也是值得也是应尽的义务。

星期四, 10月 6th, 2005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