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西门柳上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迷恋表面——那青春俱在的激荡

#isubb#[IMG http://hanyinbo.blogbus.com/files/115400...[/IMG]

那只是表面。和袁子,阿威以及Sin吃饭喝酒,讨论星座,谈笑风生,渐入深邃玄妙的佳境,直把星座说得与人生之契合圆融无碍了。其实我压根不鸟星座,东拉西扯,娱乐而已。貌似人性分析专家的Sin席侃侃而谈,抽丝剥茧,真tm文艺青年,还tm后现代,把我谈论得支离破碎,片段复片段,哇呀哇呀,仿佛我的前世今生已被他这丫洞悉无余,不过,当然,大家都很happy,我也很happy。
回去的路上,袁子还买了个大大的西瓜,我都能联想到陈道明装逼并牛逼着的台词“打下个大大的江山”,我自个儿居然下意识地学着他那架势挥了下手,他们不知,我心底暗爽。不过那爽归那爽,一直以来他们有点把我当小孩,觉得我很80,令我着实有些如同蛛丝般的小不爽,为鸣这个小不爽,我说:“我就奇怪,为什么我在你们面前玩不了深沉?”大家都被我逗笑了。Sin说我tm太能搞了。呵呵,他们的笑外之意是认为这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就象你听蜡笔小新忽然说:“妈妈,我发现鸡能下蛋。”你说你能不笑吗?
其实,我不是不深沉,我也不是真深沉,我只是迷恋表面。Sin对某些人的分析,不能不说见解深刻。但是我并不赞同那种形而下的分析,当把一个人分析得越具体,其实你与真正地去了解一个人就越远。但他总认为他是阴暗系的人,不仅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更能知道别人不为人知的一面。行为学派大师斯金纳在《超越自由与尊严》中就曾提出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命题:通过对人的行为的控制来对人生进行设计。但是马斯洛指出:仅仅研究具体的行为,永远也难认识人的真正特点和潜力。深谙佛学的欧阳竟无即说:“具象易途穷,镜花水月庸。”(《大学》:不易之谓庸)
Nnd,不能真的深沉了。对比起Sin来,我更喜欢形而上的东西。荣格一段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在人的整个一生中,他所应该做的,只是在这种固有人格基础上,去最大限度地发展它的多样性、连贯性和和谐性,小心谨慎着不让它破裂为彼此分散、各行其事的相互冲突的系统。”所以我做我自己,我喜欢大化之化的东西,我迷恋表面,我口无遮拦,我愿意对认识的人开放我的怀抱,我不喜欢自我设限,我也不精于算计,我希望能有个当顽童的环境,但我真的人格分裂,我也许没有道德观念。呵呵
其实,不要以为谈理论就会很空,也不要以为这样就不表面,感情难道就不空?“一哭一笑任无常。”难道就不表面?本世纪英国最著名的“用嘴巴思考”的思想家柏林,论战无数,从死去的康德、马克斯·韦伯到活着的哈耶克、维特根斯坦、维柯,都被他骚扰过。晚年,有人问柏林:为什么可以活得如此安祥愉快?老柏林答说:他的愉快来自浅薄,“别人不晓得我总是生活在表面。” 苏东坡的《赤壁赋》的境界啊 ,“不知东方之既白。”什么是生活在表面,这就是生活在表面。禅宗一面可以说:“超佛越祖”;一面可以说:“有饭吃饭有茶喝茶。”这就是生活在表面。表面就是表面,象浅水的鱼,低空的鸟,孩子无邪的笑,从树梢尖头掠过的风,浅薄也是一种很纯粹,很透明的生命表达。
为此,我试图忘记矛盾,我试图体味和尚酿酒,妓女读经,空山花落,水流无声的佳趣,但是心中依然有狂野,有一种青春俱在的激荡,我深信着“一将功成万骨枯”,那无数政党、宗教及各种世俗势力在我眼里纠结如花。就是这样,这就是就活在表面,你明白吗?当提莫西.李瑞开始迷恋LSD,当科特.柯本自杀了,我总觉得他们就是生活在表面的英雄,那表面就是尼采在《悲剧的诞生》所说的阿波罗的日光,那生活却是狄俄尼索斯般。“吃饭,抽烟,喝酒,女人,艺术,为自由而战。”哈哈。
我要对Sin说:我已经不装逼好多年了。正如“任何人最公开的行动,都有其秘而不宣的部分”(约瑟夫·康拉德),我也可以说:“任何人最隐秘的想法,都有其广为人知的部分。”无聊时弄了句诗作为msn签名:“修罗为宿命,紫夜入蕴道。”我怀疑我是否越发天真,越发口无遮拦,越发迷恋表面那青春俱在的激荡呢?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7月 27th, 2006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